金鹰奖清票背后:有网店称三百元可刷票千张“纯人工不怕查”

   日期:2020-10-1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网易    浏览:12403    评论:0    
核心提示:10月15日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官方微博发布了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组委会的声明,首次披露近期举办的第30届金鹰奖投票活动中,存在恶意“刷票”,数据注水现象,并开展了清票行动,部分候选演员票数因此变

10月15日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官方微博发布了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组委会的声明,首次披露近期举办的第30届金鹰奖投票活动中,存在恶意“刷票”,数据注水现象,并开展了清票行动,部分候选演员票数因此变化较大,事件引发关注。

南都记者发现,粉丝经济下,近年来各种网络投票评选活动盛行,正催生出“网络刷票”的黑灰产生意。

10月16日,南都记者通过一电商平台搜索发现,从事“网络刷票生意”的商家多达上百家,多标榜“纯人工刷票”,有商家甚至承诺“稳拿冠军”。针对在金鹰奖评选中刷票一事,多个商家表示“非常熟悉,安全可做”,有商家报价称3毛钱刷1票,300元就可刷出1千张投票,若需求更多,还可享受更大优惠。

事件:金鹰奖清理刷票数150万,清票后宋茜排名滑至第三

10月16日,南都记者登录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官方网站发现,目前已到了第三阶段观众投票阶段,时间为自9月15日20时53分起至10月18日颁奖晚会截止,该阶段观众可投票评选“观众喜爱男演员”“观众喜爱女演员”。

根据该奖投票规则显示,观众需要通过官方渠道投票,男演员和女演员各只能选取1名,每位观众只有1次投票机会。南都记者实测发现,观众投票通道需要通过手机+验证码形式进入,在投票系统选择心仪的男女演员后,便显示提交选票成功。当南都记者以同一个手机号再次登录尝试投票时,系统便会出现“已经投票,无法重复投票”的提示。

10月15日晚,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组委会发出声明称,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办的中国电视金鹰奖,秉持公平公正公开原则,严格制止“刷票”等一切不正当投票行为。

声明称,中国电视金鹰奖官方投票系统接连收到数据异常预警,在网络安全部门指导协助下,组委会技术人员对投票操作的实施反馈、投票行为路径、投票来源账号等多维度数据进行收集分析,核验出明显存在涉嫌“刷票”等行为的违规选票。

声明指出,经研究决定,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第三轮网络投票提名人选的票数将剔除所有不正常数据。对于10月15日后产生的新投票数据,还会继续进行异常排查等技术核验。

组委会还放出了清票后截至10月14日19时的网络投票数据,与此前截至10月9日19时投票数据对比发现,部分候选演员的投票数据出现大幅下降,女演员方面,如演员宋茜此前投票统计数为918851票,排名第一,清票后数据显示为379571票,排名第三,即被清除53万票。

女演员杨幂、虞书欣等在清票后票数都显示一定的下降。此外,男演员评选也出现被清票情况,如王一博此前投票统计数为3329449,清票后数据显示为2589777,被清除73万票。据统计,这次组委会的清理刷票行动,共清理了约150万张投票。

调查:3毛钱可刷1票,有商家称已为今年候选男星刷票百万

所谓“刷票”,通常指网上投票参选中投票者利用某种方法突破投票网站的限制,实现重复投票、为投票对象增加点击率和人气的过程,是一种网络投票造假行为。

金鹰奖投票活动是以手机号注册,实施“一号一票”的投票限制,为何仍产生达150万张疑似虚假选票?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网络上,不少电商商家正做着“网络刷票”生意,声称无论是IP限制、身份限制、手机号限制、验证码限制、地域限制等的网络评选活动,“只要付钱,均能突破”。

10月16日,南都记者在某电商平台进行搜索,发现虽然以“刷票”关键字查找被屏蔽,但以“评选”“拉票”等仍可搜索出上百个提供“刷票”服务的商家。有电商商家打出广告称“公司评选、企业评选、男神女神评选、萌宝活动”都在其业务范围,并强调有客服24小时在线对接。有商家则标榜“每秒可刷9000票”,甚至做出“稳拿夺冠”的承诺等。

微信图片_20201016212045.jpg

有商家宣称其刷票生意可以让买家“稳拿夺冠”。

南都记者联系其中一个名为“人工投票活动”的电商商家,被引导到微信沟通,在对接中,客服人员告知,不同网络评选活动“刷票”难度不同,将会根据具体的评选活动定价。针对在金鹰奖评选中刷票,该商家报价称“0.3元/票”,称大约5小时就可以刷出1万张投票。关于“被清票”的问题,该客服人员称,他们采取的是“纯人工投票”,IP地址遍布全国各地,“百分百安全不会被查出”。

随后,南都记者联系另一家名为“梦X的小店”,同样被引导到微信沟通。该商家的报价更低,刷1万张投票只需2500元,平均每张票为0.25元,并表示如果需求量更大,则可以更加优惠。

微信图片_20201016212050.jpg

多名商家都称可谓金鹰奖评选刷票,有商家称0.3元可刷一票,并非第一次做金鹰奖的刷票生意。

该商家告诉南都记者,其从事“刷票”服务已有7年,招揽的“团队”有数万人,多为兼职工作。其称,其“团队”基本每年都能接到为金鹰奖评选“刷票”的订单,今年也并不例外,“我们刷金鹰奖评选很多年了,没有出过什么意外”。

微信图片_20201016212057.jpg

该商家也发来了其为今年金鹰奖某知名流量男明星的刷票记录数据,截图显示上千个号码、验证码信息以及投票成功的情况。

为了让南都记者信服,该商家也发来了其为今年金鹰奖某知名流量男明星的刷票记录数据,截图显示着手机号码、验证码信息以及投票成功的情况。该商家称,其接到的“刷票”订单累计已为该名男明星“刷票”近100万张。南都记者查询发现,该名男明星此次被清票约10万张。“很多都是粉丝组团来,刷几万张票,费用分摊下来并不贵。”她说。

专家:刷票商家违反诚信原则,可对候选人委托刷票建立黑名单

“刷票”行为存在哪些问题?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指出,“刷票”行为实质是一种欺诈行为,致使数据不真实不客观,已违反了《民法总则》的诚实信用原则,影响到主办方举办活动的公正,主办方一旦查实确属刷票的,可依据活动规范取消所刷的票数或者恶意刷票者的参赛资格或票数清零。

南都记者发现,近年来,因“网络刷票”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

如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一则判决书显示,河北某狐公司是在其公众号平台举办“最美妈妈投票”活动,票数最高者可获得Iphone手机奖品。在投票结束后,该公司核查投票数据发现,为景某投票的人中有多名昵称为“刷票”、“招聘投票员”、“AA出售爱奇艺会员(承接各种投票)”的人员,据此公司认定景某存在刷票行为;而景某认为,自己获得第一名,公司应当向自己发奖。因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景某将某狐公司起诉至法院。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作为一名不具备社会知名度的普通公民,在8小时内,动员5000人以上为自己投票,不符合正常现象。同时投票人微信昵称“刷票”、“招聘投票员”、“AA出售爱奇艺会员(承接各种投票)”等,不符合一般人员网络昵称取名习惯,却与刷票人员通过网络昵称方式吸引客户的惯例相符。据此,该院判定原告在投票活动中存在刷票行为,对原告要求被告发放奖品的主张不予支持。

赵良善指出,“刷票”行为的泛滥会造成非常恶劣的社会后果。对于参赛者来说,涉嫌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在请求商家刷票时,可能会提供个人资料,这些资料如被非法利用,将会引发较多社会风险,例如诈骗等;对于举办活动方来说,无论是娱乐还是公益甚或是选举活动,刷票行为的存在,直接影响活动结果的公正性,不利于网络公开活动的开展。

 
标签: 金鹰奖 刷票 清票
打赏
 
更多>同类食品机械资讯

0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食品机械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STOON 粤ICP备10086450号

工商网监标识